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一切都在为生存而奋争……人类在奋争中产生了教育……教育在奋争中不断求发展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慢养: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第7章 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  

2017-03-11 11:34:59|  分类: 图书浏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慢养: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第7章 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 

慢养:给孩子一个好性格 第7章 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

第7章 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(1)

    瞬息万变的世界,年轻人面对不确定的未来,却也充满机会和未知的挑战,不管孩子开心或难过,但家永远都在……

    孩子的自然律
    儿子有这么好的一段回忆,做父亲的非常开心,这些温暖和支持是所有的人一起给他的,而这就变成了孩子生命的自然律。

    有一个理论认为,孩子的生命有一个自然律,而这个自然律来自周遭的人怎么看待他。

    有一个爸爸带着智障的孩子到小区散步。路上经过一个棒球场,智障的小朋友问爸爸:“你觉得他们会让我上场比赛打球吗?”爸爸知道机会很小,但他还是去问问那个领队,那个领队说:“现在是第九局我们落后三分,我们设法把你的孩子排进来好了。”然后那个小朋友就换上了球衣,坐在板凳上,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球场,还跟坐在观众席上的爸爸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时候第九局满垒,领队竟然告诉小朋友,要他上场。这位从来没有打过棒球的小朋友拿着球棒站上打击区,这时投手看了看这位智障的小朋友,拿着球往前走了两步,轻轻把球投出,小朋友连球棒都不太会拿,别说要打到球了,当然没打到;第二次,投手又轻轻地把球丢了出去,这次小朋友打到了,是一个力量很弱的滚地球,一般而言,很轻易就可以传一垒封杀出局,不过接球的人故意传了一个暴投,然后全场的观众就大喊:“二垒!二垒!”这位智障的小朋友呆住了一会儿,才继续往二垒跑,结果二垒手又故意漏接,大家又喊:“三垒!三垒!”球传往三垒又没接到,就这样在全场加油声中,这位小朋友一路跑回本垒得分,他好开心、好开心,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被当做英雄看待。

    这位小朋友没有赶上第二年的暑假球季,因为他打完球那一年就死了,爸爸讲起这一段往事非常感伤,眼眶里都是泪水,但他非常开心儿子有这么好的一段回忆,这些温暖和支持是所有的人一起给他的,而这就变成了孩子生命的自然律。

    一个小孩从出生、上小学一路走到上大学,父母、老师、学校、小区整个环境,每个人对待他的方式就是这个小孩世界的自然律,也会影响他的一生,他的世界是充满美好还是充满仇恨与怀疑,都是通过和周遭环境互动得来,从这个角度看,父母跟子女的很多互动,老师和孩子的许多互动,都不能太低估对孩子的影响力。例如我们小时候在学校被老师当着大家的面打耳光,会觉得很没尊严,长大后对社会就会多一些敌意和防范,这就是当年种下的因,我们当然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四十多年前,有一位在台湾专门做大专同学辅导工作的朱神甫,他是个上海人,他到美国时去看台湾的留学生。当年台湾留学生在美国过的生活其实很辛苦,有些人在餐厅打工洗盘子,有些在屠宰场工作,有些在台湾很优秀的孩子甚至都变得非常潦倒,一些留学生夫妻为了生活,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带,然后自己再去帮人家带小孩、打零工赚钱。

    有一次朱神甫告诉我,有位女留学生很不平衡地说:“为什么要帮新来的留学生忙?为什么要给他们临时的地方住?为什么得帮新留学生介绍工作?应该让他们吃苦!我们刚来的时候也很苦啊,应该要让他们吃吃苦、受受罪才对!”这个女学生的说法给我很大的冲击,因为这代表两种不同的观念或想法,可以完全用在父母身上。

    有些父母自己小时候受了罪,他觉得小孩也应该受这些罪,为什么要给他特别的保护和帮忙?但也有些父母刚好相反,我在光启社工作时,有一回到国外拍节目,有一个导播在法国给小孩子买的衣服都好贵,我虽然忘掉价钱,但我知道我是绝对不会买的。当年导播的待遇并不高,但他的心情就是自己虽然没有得到,但他愿意给小孩他所错过的、所失去的生活。

    教育也是。台湾一天到晚谈教改,但却改不了父母对孩子教养的错误观念。有不少父母虽然很穷,但因为自己当年没有享受到错过了,所以要让小孩念最好的学校;而有的父母认为自己没有得到的,小孩也没有必要拥有,对孩子很凶、很冷漠。或许大家都在谈物质层面的东西,但关心呢?爱呢?照顾呢?

    谈到陪四个孩子长大的过程,我一直采取的方式是多付出一点儿。我父亲很严肃、很专制、很大男子主义,而且坦白讲,父亲很硬心肠,有一回我弟弟离家出走,父亲看都不看,理都不会理,他认为时间到了,孩子自然就会回来了。可是我会觉得我没得到的,我会想办法让小孩得到,像我已经得到的,例如从我母亲那边获得的赞美,我会让孩子们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很少人有养儿防老的观念,现代的父母对孩子这么好,既然不是想养儿防老,也不是想要回报,其实父母的心情就更微妙了。像我最近在山东青岛国税局演讲,中午和几个高级主管吃饭,他们七个人中就有五个送孩子到外国念大学,根据我和欧美人士接触的经验,他们比较少把毕生的积蓄用来送孩子到国外念书,因此我想这些高级主管们的心情大概是当年自己遇到“文革”,虽然孩子那么小就送出国不见得好,但他们希望孩子比他们当年能得到更好的教育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我也有这样的状况,我没有好好念书,没有物质的享受,没有好衣服可穿,有一次我到鞋厂去上课,客户送我一双名牌的球鞋,哇!我那时候好开心、好高兴,其实并不是我买不起一双名牌球鞋,而是我初中的时候鞋子都穿破了,整个破到底了还在穿,同学都嘲笑我。那个年代没有冰箱,前一天准备的便当如果第二天天气热,便当就坏了、馊掉了,这样的情况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孩子们遇到。即便是现在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,我们还是常常点孩子们最喜欢吃的菜,而且都是我付钱,他们还觉得很自然,我常开玩笑,他们在美国都算是高收入的家人了,却从没想过要请老爸吃一顿饭呢!

    我自己只念到高中一年级就留级,以后就进了空军,当时进空军就觉得这一辈子好像就完蛋了一样,我自己没有受过什么好的教育,所以即使在我们最穷困潦倒的时候,小孩的教育都没有荒废,只要是围绕着教育这个中心点的所有事情,我们尽量都支持,例如二十年前我们买了一辆五百块美金的脚踏车给读高中的立国,或是让念小学的立参加夏令营的活动,我都一直支持他们。所以,我也希望父母除了物质以外,应该多给孩子爱和关心,因为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父母的魔法棒—赞美的力量

    获得注意力对孩子来说,是很重要的。我写的一篇作文,老师称赞不已,赞美的力量,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一生。那时候我每天期盼作文课的来临,也开始非常喜欢阅读报纸、爱看大人的小说,当时功课只有作文表现最好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们住在美国的时候有个邻居,在他的儿子溜滑板经过我们面前时他对我说:“这家伙真棒!让我引以为荣!”我知道他是故意说给儿子听的,因为他的儿子刚通过童子军的甄试,所以他就当着我们的面来赞美儿子。这让我心里非常感慨,因为我虽然很希望也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,但比起我的妈妈、比起这位外国邻居,我真的还做得不够多,做得不够好!

    有一年,立国的一个同学住在阿拉斯加,他的父亲在当地当医生,所以暑假就约立国和刚上大学的立行去那里玩,这一趟旅游对两兄弟来说是很棒的经验,因为他们到了好多一般观光客不会去的地方。这位同学的爸爸带着他们四处探索、钓鱼,还告诉他们阿拉斯加有种特别的老鹰,一次只会生三个蛋,但存活率不高,所以他们会协助孵化等精彩的故事,而在这趟旅行结束,立国和立行准备回家时,这位同学的爸爸把他们叫来,告诉他们:“你们回去跟父母说,他们很会教养小孩!”而两兄弟回来也真的跟我说了,那时我真的觉得很棒。虽然他是要孩子传话给我,事实上却是利用机会赞美我的小孩,如果是我的话,可能就想不到这样做,所以真的还有好多地方可以努力。

    老大立言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很喜欢写作,文笔非常好,国小的时候学校提倡写作,教室后面的布告栏贴着佳作文章,督学会定期来学校表扬,光他一个人的作品就占了七八篇。在美国念国中二年级的时候,立言写了一篇批评台湾教育制度的文章,投稿到《中国时报》,内容铿锵有力,结果刊登出来了,很多人看到了以为是我帮他捉刀代写的。

    那天在家里我就当玩笑话说给大家听,只有我妈妈不动声色看完黑立言的那篇文章后,她眼睛抬也不抬冷冷地说:“屁!还你捉刀呢,你根本写不到这么好!”当时黑立言也在场,奶奶的这个赞美对他来说是很大的鼓励,对孩子的自信更有具体的帮助。以后黑立言投入卡内基训练,在分享或演讲的时候,他都会提到当年奶奶说的这句话,因为奶奶的鼓励和赞美对他有很大的影响。他到今天也总是认为,只要他下点儿工夫,他就可以成为一个作家,这成了黑立言的一个梦想。

    赞美,真的可以鼓励并且激发一个人的潜力,不但可以让他把工作完,甚至做得更好,这可是千真万确的。我在六七岁刚懂事的时候,爸爸担任空军基地的电台台长,是整个空军基地级别最高的军官,那时候只有他有吉普车,车子开到街上大家都认识他,也因此我就得到很多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得到注意力的好处是,会因为有激励的力量想去做很多的事情,反之有时候没有激励的力量,会让人什么都不想做。

    获得注意力对孩子来说,是很重要的。小学四年级我在新竹空军子弟学校上学,开学时我写的第一篇作文,开头第一段只有一句话:很高兴考取空军子弟学校。接着就开始第二段,这篇作文老师称赞不已,还跟隔壁班的老师说我的作文比六年级的哥哥写得还好。

    其实我必须坦承,当年这一篇作文,是妈妈捉刀的。妈妈很有天分,她会模拟小孩子的口气,然后教我写作文,或帮我修改作文,虽然作文是妈妈帮我捉刀,但获得老师的注意力,老师赞美的力量,却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一生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每天期盼作文课的来临,也开始非常喜欢阅读报纸、爱看大人的小说,当时功课只有作文表现最好,其他科目都一般。而这种第一段只写一句话的写作方式,因为获得了老师的赞美,让我信心大增,一直到现在我写文章,还是喜欢这种言简意赅的方式。我有时在想,如果当时老师是赞美我的数学很好,或许我现在是钻研数学的科学家也说不定呢!

    这就是老师和父母手中拥有的“魔法棒”!只要父母跟孩子说:“哇,你真的好棒!”短短一句话,可能就会改变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独特性:孩子最大的财富

    父母总是直接命令孩子去做事,像:“你去做功课!你不能看电视!”但我们可以把命令句改成问问题,例如孩子老是黏在电视机前,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跟他沟通:“我们吃饭要选有营养的食物,你现在已经看一个小时电视了,你觉得什么电视节目是有营养的呢?你觉得你应该看哪些频道呢?”

    教养小孩真是说易行难,也许你在书店可以买到十本、二十本怎么教养出高情商孩子的书,但自己做起来,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我在美国2006年2月号的《国家地理》杂志上看到关于“爱情”的专题报道很有感触。有一个新娘要结婚了,但她希望每个来参加婚礼的朋友都能给她一个建议,告诉她怎么经营美满的婚姻,结婚后要如何才能幸福?

 

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(2)

   虽然文章里头没有写最后新娘得到了什么建议,但我自己开始想象,或许这位新娘打开信封,看到朋友给她的建议,她最大的感慨可能是:你们每个人怎么说的都跟做的不一样?当父母的也有同样的感觉,我们可能买了很多教养小孩的书回来,但当自己要教养小孩的时候,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教养小孩其实和经营婚姻非常类似,结婚前觉得另一半跟自己个性不同,可以有互补作用,非常好;但结婚了以后想法变了,都希望改变对方,让对方跟我们一样,动不动为了叠棉被、挤牙膏的小事就可以吵翻天,甚至决定要离婚。

    陈之藩有篇文章写道,美国和欧洲的教育家聚在一起,欧洲教育家认为美国的教育就像是在挖矿,把孩子切、割、磨变成一个宝石,就像许多拿到诺贝尔奖的杰出学者一样。而欧洲的教育就像种花,教育人员做的是浇水、加肥料,让种子变成它本来的样子,无论是玫瑰、康乃馨、山茶花,他们都会细心呵护,让每一株花朵都有自己独特的模样。这让我想到台湾的教育,不是挖矿也不是种花,而是塑料工厂里头的射出成型,要求个个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教养小孩,学校虽然有责任,但父母的责任更为重大,很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小孩跟别的小孩一样,或是希望自己的小孩和自己当年一样;我发现当我对孩子发脾气的时候,其实原因往往是生气他们没有照我的话做,没有跟我一样,这就是说起来容易、做起来难的最典型例子。如果我们可以尊重每一个小孩,像种花一样让他们自然长大,尊重小孩,不要让他们成为自己或别人的复制品,那父母也应该很欣慰了。

    媒体曾经有一份调查报告指出,外国小孩比较有自信,因为他们的独特性受到尊重,也因为父母采用鼓励及赞美的教养方式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我在温哥华遇到当地卡内基训练的负责人,他说自己小时候八九岁时,爸爸常常会问他很多问题,凡事都会征询他的意见,例如爸爸会问他:“我们搬到这里来住好不好?我来这个教堂做牧师你觉得怎么样?”他现在回想,一个八九岁的小孩根本不懂事,但爸爸问他问题、征询他的意见不见得是要他的答案,而是希望他能多思考,长大后成为一个有思考力的人。

    反观台湾,父母总是直接命令小孩,例如:“你去做功课!”“你不能看电视!”“赶快洗澡!”“不要再上网了!”但我们可以把命令句多改成一些问题,如果孩子老是黏在电视机前,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跟他沟通:“我们吃饭要选有营养的食物,你现在已经看一个小时电视了,你觉得什么电视节目是有营养的呢?你觉得你应该看哪些频道呢?”

    再举例来说,父母常叫孩子赶快吃饭,孩子可能会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要叫我赶快吃饭?其实父母心里真正希望小孩赶快吃完饭的原因是,他们可以赶快洗碗;但如果换个方式,如同我们进行卡内基训练时,会问孩子们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有个孩子说,他想变成篮球职业选手,我们会问他:“好,那要变成篮球职业选手要什么条件呢?”孩子回答:“身体要强壮,要长得高!”

    怎样才能身体强壮,长得高呢?那就是赶快吃饭啰!

    所以,问孩子问题可以让他们思考,并引导他们自己找到对的答案,如果可以给孩子多一些思考空间,亲子互动关系也会完全不同!

    启发孩子勇于选择的智慧

    这个妈妈很厉害,她愿意放手让女儿去犯一次错误,虽然女儿被同学取笑,但妈妈借此来教孩子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;想想看,如果爸爸叫女儿当场就换掉衣服,那么小女孩可能还学不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因为是爸爸叫她换衣服的,不是她自己理解为什么要换衣服。

    我听过一段非常有哲理的话: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教育小孩?你希望小孩长大后成为什么样的人,那你现在就朝那个方向来教养你的小孩。

    例如说你希望孩子长大后是一个服从、听命、说一不二的人,那你现在就可以用严格的军事方式来教育你的小孩;日本、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长起来的很多小孩,都是非常服从命令的小孩,这也是日本、德国当年变成军国主义的原因之一。有那么多人拥护希特勒,一声令下,这些年轻人愿意为了军令上战场杀人,侵略其他的国家,其实这都和父母及学校的教育有关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小孩长大后拥有一个自由的灵魂,那么你可能就要放弃很多世俗的标准,小孩要上班就上班,不想上学就不要上学,要流浪街头就流浪街头,穿什么、吃什么、做什么都不要管他,让他完全自由,这就像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。

    但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小孩未来有责任感,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话,那么我们必须给他机会,让他去思考、作决定,并有机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。我们希望孩子能有自由的思想,也能有冒险精神,但也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,我们不是放任不管,也不要求孩子百分之百地服从。

    有一个故事说,一个三岁的女孩子,她要上幼儿园的小班,第一天上学的时候,小女孩穿好衣服出来,爸爸一看马上就想说:“哇,你赶快回去换衣服,怎么穿得乱七八糟的!”原来她不但穿了长裤也穿了裙子,里面衣服的袖子比外套还长,颜色也搭配得很奇怪。这时妈妈比较沉着,她示意爸爸先不要说话,这时娃娃车也来了,妈妈让她先上学去了。

    结果下课回来,小女孩就跟妈妈说:“都是你,你害我在学校被大家取笑。”妈妈这时候就趁机跟她说:“我有没有教过你怎么穿衣服呢?有没有说过穿了裙子就不要穿裤子呢?”小女孩点点头,妈妈又说:“那你今天怎么让自己穿成这样呢?”经过这样的沟通,小女孩就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个妈妈很厉害,她愿意放手让女儿去犯一次错误,虽然女儿被同学取笑,但妈妈借此来教孩子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;想想看,如果爸爸叫女儿当场就换掉衣服,那么小女孩可能到大班还学不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因为是爸爸叫她换衣服的,不是她自己理解为什么要换衣服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说,三岁的小朋友还小没关系,但长大后可不能这样让孩子用犯错来学习负责。我想跟大家说另一个例子,是十八岁的女孩想去参加舞会。

    她问爸爸:“我想参加舞会,可以吗?”爸爸本来想直接告诉她可以或不可以,但当下念头一转,爸爸说:“你说呢?你觉得可不可以?”女儿愣了一下,开始估算自己的功课还有多少没写,考试会不会受到影响,然后告诉爸爸说,她可以参加舞会,接着她又问爸爸:“那我几点回家?”爸爸本来要脱口而出说十一点前一定要回家,不过这回忍了下来,又反问女儿:“你说你几点回家?”女儿又开始估算,舞会结束的时间、要搭谁的车、要先送谁回家……最后她跟父亲说:“我十一点半可以回家。”父亲笑笑说:“好,那你就十一点半回家。”这时女儿觉得爸爸不太对劲,跟平常不一样,又接着问:“那如果我十一点半还不回家呢?”这时父女俩相视而笑,因为他们都知道,女儿会为自己作的决定负责。

    这些教养孩子的方式,都给我很多的启发,有人会问:“你说的一套好方法,自己做得到吗?”我必须承认,我有时候做得到,有时候做不到,我和孩子们一起分享人生的喜怒哀乐,但我也做错过很多事,我希望和大家互勉,但愿我自己能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家,永远都在(李百龄)

    要共同打造一个温暖的家,父母和孩子一定要多谈话,而且是像朋友般谈天说地,而不是像老师般训话,否则这样只是慢慢地把孩子往城堡外面推。

    嫁给黑幼龙时,他是军人,领的薪水很少,但我觉得我们结婚后很开心,大概是我自己的父母常常吵架,再加上我和弟弟相处得不是很好,所以总觉得自己在娘家的成长过程不是很开心,当时的家没有给我温暖和依靠,但黑幼龙他们家很热闹。每个星期我们总是会回黑幼龙家,一堆人一起包饺子,吃完晚餐就和他爸爸妈妈打打麻将,虽然他们家很小,但我很喜欢那种挤满人的热闹气氛,所以从不觉得回黑幼龙家是苦差事,反而很开心。

    做卡内基训练后,黑幼龙很忙,经常跑来跑去上课、受训,我自己也是一样,有时候会到南部去协助课程训练,所以家里常常没有人,有一次他出门两三个星期不在家,我突然开始想,如果有一天他不会回来了,我一个人要怎么过日子?我常常未雨绸缪,希望让自己先有心理准备;但等到他回来,我跟他分享:“那种有你在家的感觉,真的不一样。我拼命训练自己万一哪一天你不在了,我还可以好好过日子。但我后来想想,虽然你出差工作,不在家里,但我知道你工作完,总是会回来的,万一哪一天你真的离开我,我们真的要说再见,我恐怕还是完全不能接受!家里有人的感觉,是完全不同的!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一天发生,不管是我还是他有人离开,我想这一段路真的需要很多的训练和支持,否则真的很不好过。他当时听了虽然没有多说什么,但有一回他在卡内基上课时,有位同事告诉我黑幼龙的分享让他很感动。黑幼龙说有一天他自己在家,我则开车出去买东西,突然有一辆救护车从家门前十万火急地通过,他心里突然一紧!心想会不会是百龄出了车祸?万一是百龄出了车祸怎么办?

    家其实是一个城堡,虽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陈词滥调,但要让孩子觉得家永远在那里:他高兴的时候,想要回家分享;难过挫折的时候,他在家里可以找到安慰和支持。

    要让家真的成为孩子们心中的城堡,对孩子必须完全地信任与公平地对待,在爱的基础上对事不对人和他们沟通,这样的家才会变成“+”,家也才能为孩子的人生加分。

    当年我们往返美国和台湾两地时,孩子们在美国必须要打理自己的生活,我们就把整个银行账户交给他们,让他们自己管理账户,自己缴房贷、水电等所有费用。

    有亲戚知道这件事情,觉得匪夷所思,问我们怎么敢把存有一大笔钱及生活费的账户,交给孩子自己管理?不怕他们把钱花掉?但我从来不觉得他们会是做坏事的孩子,所以也从来没有不相信他们的念头!

    要共同打造一个温暖的家,父母和孩子一定要多谈话,而且是像朋友般谈天说地,把一天当中的特别心得做一个分享(工作上碰到什么事?今天碰到什么困难?),而不是像老师般训话(功课做了没?今天考几分?),否则这样只是慢慢地把孩子往城堡外面推。我们在美国的日子真的很辛苦,所以有时候下班回家我也会跟孩子说,我在药房里头工作,最害怕的就是接电话,因为当时英文还不是很好,药房责任很重,万一听错给错药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自己愿意和孩子说我自己的感觉、自己的情绪,所以孩子有话也愿意跟我们说,亲子间的亲密关系其实需要彼此间打开心门,说说心里真正的话。

    家是爱,爱是慢慢“养”出来的

    家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,父母们给孩子爱的时候,应该想想,你给孩子的是控制、伤害,还是真正无怨无悔的爱?爱,是慢慢“养”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家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,有人在这儿得到爱,有些人却得到伤害。

    父母们给孩子爱的时候,应该想想:你给孩子的是控制、伤害,还是真正无怨无悔的爱?真正的爱不自私,真正的爱是站在孩子的立场,为他们着想,真正的爱是给他们空间,永远在他们心中点着一盏灯,随时欢迎孩子回来。

    黑立行结婚的时候,在斯坦福大学的教堂,按照天主教的礼仪结婚,哥哥们都是男傧相,黑立带着两个小孩来参加,那一天教堂里面坐满了前来祝福的亲朋好友,大哥黑立言和姐姐黑立分别为新人念了一段《圣经》,许多亲友说在婚礼上可以感觉我们一家人的情感有多浓,觉得很感动。

    回到台湾我们宴请故乡的亲友,我在致辞的时候安排播放电影《屋顶上的提琴手》的主题曲:“日出,日落;日出,日落……”

    在悠扬的音乐中,我细细叙述对新人的祝福,也希望黑家这份亲子之间的爱,这份慢慢“养”出来的爱,能够永远传承下去!

慢养: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第7章 父母给孩子的礼物:迎向人生的传家宝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