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一切都在为生存而奋争……人类在奋争中产生了教育……教育在奋争中不断求发展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东北老民谣  

2017-01-23 10:06:25|  分类: 【中国民俗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东北老民谣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东北老民谣

(整理版)

我等年龄的人,大多数是听着东北老民谣长大的,摇篮里听的是妈妈哼着各种版本的摇篮曲,什么“胖小子,快睡觉,老虎妈子要来了,不吃猪不吃羊,专咬宝宝小雀雀……”“逗逗飞,闺女儿子一大堆.。”“逗逗飞,我家有个小胖墩,也不哭也不闹,吃饱了就睡大觉,一睡睡到日头落。”儿提时,风雪夜里,热炕头上,围着火盆,边烧土豆,蹦爆米花,烤豆包,边听奶奶哼唱民谣“小小子,坐门墩,哭哭啼啼要媳妇。要媳妇做什么,做裤做褂,做袄做袜,捂脚说话。”“谁家有个胖娃娃,今年正三岁。不吃饭不喝茶,整天吃妈妈……”当知青下乡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,身前身后,身左身右到处都能听到老民谣,“种地不上粪,等于瞎胡混”“庄稼一朵花,全靠粪当家”,还有那《二十四节气歌》。可以说我们这代东北人,大脑皮层的记忆神经里,多多少少都储存些东北老民谣。

东北老民谣同东北方言、东北民歌一样,是东北原生态文化,具有源头性,是地地道道的东北草根文化。东北老民谣是东北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,是民间百姓自己的文学,它创作于田间地头上,灶台火盆旁,以一种朴素直白、俏皮韵味,智慧幽默地道出民心民意民声,它形象生动、简洁、朗朗上口却又有着深远的人文关怀,反应最广大民众的喜怒哀乐和最基本的价值情感,是劳动人民表达自己情感的基本手段。东北老民谣就像路边的车轱辘菜,苦中有甜,甜中有涩,折射出生活中种种酸甜苦辣。东北老民谣涉猎的内容非常广泛,覆盖东北社会生产、生活和其他各个领域。依据其内容大致可分成这样几类:

一是生产类:东北老民谣创作于田间地头,很多民谣是对渔猎稼穑,田耕劳作,自然气候等规律的总结。如:《二十四节气歌》,《季节劳作歌》:“春雨惊春清谷天,夏满芒夏暑相连。秋处露秋寒霜降,冬雪雪冬小大寒。每月两节日期定,最多相差一两天。上半年在六廿一,下半年是八廿三。一月小寒接大寒,薯窖保温防腐烂。立春雨水二月间,顶凌压麦种大蒜。三月惊蛰又春分,整地保墒抓关键。四月清明和谷雨,种瓜点豆又种棉。五月立夏到小满,查苗补苗浇麦田。芒种夏至六月天,除草防雹麦开镰。小暑大暑七月间,追肥授粉种菜园。立秋处暑八月天,防治病虫管好棉。九月白露又秋分,秋收种麦夺高产。十月寒露和霜降,秋耕进行打场连。立冬小雪十一月,备草砍菜冻水灌。大雪冬至十二月,总结全年好经验。燕子来在谷雨前,放下生意去种田。有钱难买五月旱,六月连阴吃饱饭。云雾山中出名茶,姜韭应栽瓜棚下。豌豆大蒜不出九,种蒜出九长独头。杨柳梢青杏花开,白菜萝卜一齐栽。清明玉米谷雨花,谷子抢种至立夏。清明高粱立夏后,小满芝麻芒种黍。头伏萝卜二伏菜,三伏还可种荞麦。白露早来寒露迟,秋分种麦正当时。地尽其用田不荒,合理密植多打粮。地是铁来粪是钢,把粪施在刀刃上。牛粪凉来马粪热,羊粪啥地都不错。底肥不足苗不长,追肥不足苗不旺。三分种来七分管,十分收成才保险。秋耕田地地发,冬雪渗下不易干。人治水来水利人,人不治水水害人。人不勤俭不能富,马无夜草不能肥。七月十五红枣圈,八月十五打枣杆。白天热来夜间冷,一棵豆儿打一捧。一粒粮食一滴汗,粒粒都是金不换。”《十二月花》:“  正月里迎春二月杏,三月里桃花满园红。  四月里杜鹃五牡丹,六月里荷花水上冲。七菱八桂九菊美,  十月里的月季笑盈盈。   十一月里来水仙艳,梅花开在腊月中。”“八月暖来九月温,十月里还有小阳春”、“云往东,刮大风;云往西,晒死鸡;云往南,跑旱船;云往北,发大水”、“夜间起风天亮住,天亮不住刮倒树”、“紧抢鱼,慢推虾,不紧不慢推蛤蟆。”“八月十五云遮日,正月十五雪打灯”、“一九二九,在家死守;三九四九,棒打不走;五九六九,加饭加酒;七九八九,东家再留也不回头。”“种田好,种田好,粗米饭菜吃得饱,不怕土匪不怕盗,当兵不如种田好。”相马:“先看皮儿,后看蹄儿,掰开嘴看牙口,就知价钱值不值”“ 马浪吓吓叫,牛浪哞哞叫,驴浪呱嗒嘴,狼浪跑断腿。(浪指发情)”“春天种疙瘩(甜菜),心里结了个愁疙瘩。收了烂了送不出,哎呀哎呀呀,什么时候解开这个愁疙瘩。”刺绣:“萝卜萝卜根儿,白菜白菜心儿,雪白的袜子挑三针儿。低头低头龙,抬头抬头凤,金瓜月斧朝天镫。”《挖煤谣》:“枕的是砖头木头,披的是麻袋破布头,吃的是发霉的窝窝头,死了卷块破席头。”“老板子,两耳毛,大鞭子一甩四处,又吃东又吃西,谁也不敢来小瞧。”《货郎谣》:“大针、碎针、绣花针,还有纳鞋的好顶针。快来挑,快来拣,便宜好看不显眼。”、“锯盆锯碗锯大缸,锯老太太的尿盆不漏汤” “(盼雨)老天爷,快快(大大)下,高粱谷子没长大。” “(盼晴天)老天爷,别下雨,包子馒头都给你。” “一盆炭,一盆火,太阳出来晒晒我。一盆火,一盆炭,太阳出来晒晒王八蛋。(盼太阳)”“拉拉雨,拉拉雨,太阳出来嗑瓜子。”“葫芦根,葫芦蔓,不知大哥种哪块。种土岗,怕人偷,种河边,怕水流。”“老鸹老鸹你打场,到秋给你二斗粮。”“立春棒打狍,雨水鱼进瓢,小署胖头跳,大署鲤子闹,白露大马哈,秋分把子潲,寒露哲罗翻,霜降打秋边,立冬下挂网。小雪闸冰帐。”“买条牛儿好种田,搭间草屋在林间。谁知事上多少日?躲在深山过几年。”

    二是伦理类:东北老民谣产生于农业社会时期,当时以大家庭为生活圈。家庭长幼有序,孝敬长辈,夫妇恩爱,传宗接代,培育子孙。此期间必然会产生许多叙述彼此相处情境的民谣。如“老猫炕上睡,一辈留一辈”、“活着不孝,死了乱叫”、“七十岁有个妈,八十岁有个家”、 “二十年媳妇二十年婆,虐待公婆遭折磨”、“儿行千里母担忧,母行千里儿不愁”、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莫给儿孙当奴仆”、“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穷”、“姑舅亲,姑舅亲,打断骨头连着筋”“十个指头连着筋,儿女元宝动人心”、“狗记路,猫记家,小孩只记吃妈妈”、“公说公好,婆说婆好,媳妇天天吃不饱”、“闺女不出门,到老不成人”、“隔层肚皮隔堵墙,隔层门帘不风凉”、“邻居处好,胜穿皮袄”?“远亲不如近邻,近邻不如对门”、“好亲戚不如穷菜园”、“红皮萝卜紫皮蒜,仰脸老婆低头汉,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”、“ 镰刀把,三道弯,兄弟媳妇嫁大伯,嫁大伯不为钱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“惯子如杀子,烧火棍里出孝子。”“大秃子死了二秃子慌,三秃子急忙找药方,四秃子找块板,五秃子凿个眼,六秃子做个小棺材,七秃子抬八秃子埋,九秃子做炕哭起来,十秃子问他哭什么,大秃子死了我没来。” 

    三、爱情类:爱情民谣在东北老民谣中占有很大比重,这种民谣大都表现沐浴爱河中的男女向对方倾诉心声和表达渴望,有的有很高的思想和艺术价值。如“一呀更里呀,月儿上树梢。心上的情郎哥呀,快来度良宵。花灯美酒迎骏马,妹儿爱哥呀,打虎擒狼挽弓刀。”“一晚上炕抱阿娇,山东大嫩又俏,眉来眼去把情调,肚大腰圆养个白胖小…”、“十一月探妹天寒凉,我与小妹打麻将,输了还给你,赢了躺床上”、“ 栽花不栽刺玫瑰,撩姐还撩十七岁,走起路来也好看,搂在心里也得劲。”。“小女子今年一十九,再混两年二十出了头。受罪的日子可在今后,混到老了没人留。有心从良跟着哥哥走,但哥哥的心思猜不透,愁呀愁,哥哥的心思猜不透。”“三月里来三月三,占奎女子把菜剜,出门碰见林根玉(男光棍),找到永生(接产婆)配姻缘。”、“二呀二更里呀,抚琴唱青楼。哥是好猎手,妹妹不担忧,恶虎若起伤人意,好哥哥,刀枪在手斩虎头”。在东北老民谣中,爱情谣最有名的就是那首《月牙五更》:“一更啊里呀月牙没出来,貂禅美女走下楼来,双膝跪在地土尘埃,烧烧香拜拜月,为的我们说恩和爱呀啊……”《送情郎(四季调)》:“送情郎送至在院当间,一抬头看见了一个影壁墙,影壁墙上写着八个大字,上写着“富贵荣华,金玉满堂”。送情郎送至在大门外,问一声情郎哥哥你多咱再回来?回不回来给奴写封信,免得小妹妹常常挂心怀。送情郎送至在大门东,猛听见老天爷刮起大风,刮风不如下点小雨好,下雨能叫郎多呆上几分钟。送情郎送至在大门南,从腰里掏出十吊大洋钱;这五吊留着打张车船票,那五吊留着路上打打尖。送情郎送至在大门西,一抬头看见一个卖梨的,奴有心买梨给情郎哥来用,情郎哥身子虚吃不得凉东西。送情郎送至在大门北,猛抬头看见王八驮石碑,我问王八你犯了什么罪,抽大烟,打吗啡,卖酒的掺凉水。”《十二月情歌》:“正月里,年初一,小妹穿上新花衣;穿上花衣俊十分,小妹呀!但愿我做丈夫你为妻。二月里,龙抬头,小妹梳妆上绣楼,擦上香粉抹发油,小妹呀!可愿跟我同白头?三月里,是清明,家家户户忙春耕;妹在犁后撒籽种,小妹呀!你给我种下相思情。四月里,花正红,千枝万朵春色浓;花间蝴蝶成双舞,小妹呀!可愿与我订婚盟?五月里,是端阳,黄米粽子蘸蜜糖,我捧在手里难下咽,小妹呀!偷偷留给你尝尝。六月里,六月六,小妹树下把花绣,一针牵动丝万缕,小妹呀!咋不抛给我绣球。七月里,七月七,天上牛郎会织女;有情人儿成眷属,小妹呀!你可知道相思苦。八月里,月儿圆,西瓜月饼敬老天,我请月老作红媒,小妹呀!咱俩盟誓订百年。九月里,九重阳,可恨老财黑心狼,把你抢去做偏房,小妹呀!怒火烧干我的肠。十月里,雪花飘,妹在苦井受煎熬,一把剪刀守贞节,小妹呀!我也磨好报仇刀。十一月,天气寒,老财庄院守得严;我揣钢刀绕街转,小妹呀!不捅老财心不干。十二月,庆新年,小妹订下巧机关,一把火烧尽老财院,小妹呀!咱俩恩爱永不散。”

    四、祭祀类: 《年谣》:“小孩小孩你别哭,过了腊八就杀猪;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,哩哩啦啦二十三。二十三(指农历日期)拜灶天、二十四写大字、二十五做豆腐、二十六烀猪肉、二十七杀公鸡、二十八把面发、二十九蒸馒头、三十晚上熬一宿、大年初一扭一扭!”、“姑娘要花、男孩要炮、老头要个新烟袋、老太婆要副裹脚套。”、“初一初二磕头儿、初三初四耍球儿、初五初六跳猴儿”。贴年画:“东八张,西八张,满屋贴得亮堂堂。”“狼来了,虎来了,熊瞎子打着鼓来了。什么鼓,大花鼓,做什么,过十五。”“新春到,新春到,家家过年真热闹,打锣鼓、放鞭炮,姑娘要朵花,小子要鞭炮,老头要顶新毡帽。”小孩小孩你别哭,过了腊八就杀猪;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小年是大年;小孩小孩你别急,到了新年换新衣;小孩小孩你别闹,到了新年放鞭炮。”

    五、习俗类:《娶亲谣》:“娶媳妇的门口儿过,宫灯戳灯十二个,旗锣伞扇站两旁,八个鼓手奏细乐。轿子抬着姑娘走,抬到婆家大门口,进门儿入洞房,急着去会小新郎,娶了三年并二载,丫头小子没处摆。”《火盆谣》:“老太太,小媳妇儿, 一个一个有福人儿; 不做饭,不淘米儿, 坐在炕上烤火盆。”“从东头,从西头,从南来了个小老头。腰里别着个小斧头,上山砍那个柴火头,回家烧那个热炕头,老婆老头争炕头。从房子上掉下个小石头,打了老头脚趾头,老头哭起来没有头。””一亩地,两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。” 《搭戏台》:“高高山上一片地,搭上台子就唱戏。头一出唱的是黄花结果,二一出唱的是刀砍王义,三一出唱的是小燕儿凫水,四一出唱的是稳坐剥皮。”《扎纸牛》歌谣:“老牛老牛让我摸,都因我妈子女多。今日到了阴间冥王界,我妈到哪你跟着。清水你别动,脏水你替我妈喝。”《钉寿钉》歌谣:“秋去冬来雁南飞,一阵凄凉一阵悲。大雁还有回头日,太君一去永不回。”《闹夜贴》:“天皇皇地皇皇,我家有个吵夜郎,过路君子念一遍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”“瞎话瞎话,说起没把,三根马尾,织件马褂,老太太穿八冬,老头穿八夏,孙子补一补,穿到二十五……”《洗三歌》:“一搅二搅连三搅,哥哥领着弟弟跑。先洗头,做王侯;后洗腰,一辈更比一辈高;洗洗蛋,当知县;洗洗沟,当知州。三梳子、两拢子,长大戴个红顶子。”《十字酒令》:“ “当朝一品卿,两眼大花翎,三星高照四季到五更,六合六同春,七巧八马九眼盗花翎,十全福禄增,打开窗户扇,明月照当空。”“农家三件宝,丑妻、近地、破棉袄。”“小白菜儿地里黄,七八岁儿没了娘。好好儿跟着爹爹过, 就怕爹爹娶后娘,娶了后娘三年整,养了兄弟比我强。他吃菜我泡汤,哭哭啼啼想亲娘。”、“大头、大头,下雨不愁,你有雨伞,我有大头。”

    六、童谣类:《转圈歌》:“转呀转,车轱辘转,家家门口挂红线哪!红线透,马家的姑娘二十六啊!穿红袄啊,甩大袖,一甩到门后头。门后头啊,挂腰刀,腰刀尖哪,顶大天哪,天打雷呀,狗咬贼呀,呼里哗啦一大回呀。”《胖小子》:“谁家有个胖小子,今年正三岁。不吃饭不喝茶,整天吃妈妈。头戴小红帽,身穿粉红纱,小红帽,小红鞋,附体向天花。小雀像天锥,小脸笑微微,货郎鼓、小棒槌、外屋一大堆。爷爷奶奶拿着当个小宝贝……”《毽子歌》:“一个毽儿踢八踢,马兰花开二十一:二五六、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;三五六,三五七,三八三九四十一;四五六,四五七,四八四九五十一;五五六,五五七,五八五九六十一;六五六,六五七,六八六九七十一;七五六,七五七,七八七九八十一;八五六,八五七,八八八九九十一;九五六,九五七,九八九九一百一。”《拉钩歌》: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,不许要。”“大肚子蝈蝈游四海,荞面饺子吃二百,西红柿汤喝两缸,巴巴橛子拉四筐。”“张大嫂,李大嫂,上南坡,摘豆角,肚子疼,往家跑,撩炕席,铺炕草,养了个儿子叫豆包,豆包开大店,又卖馒头又卖面”、“你拍一我拍一,黄雀落在大门西。你拍二我拍二,两个小孩梳小辫儿。你拍三我拍三,三三进九火龙关。你拍四我拍四,四四方方写大字。你拍五我拍五,武松上山打老虎。你拍六我拍六,六碗包子六碗肉。你拍七我拍七,七个闺女杀小鸡。你拍八我拍八,八人八马把敌杀。你拍九我拍九,九只胳膊九只手。你拍十我拍十,十个老头儿去赶集。去时下大雨,回来下雹子,专打老头儿后脑勺子。”“扯大锯,拉大锯,姥家门口唱大戏,接姑娘,唤女婿,小外甥也要去,姥家没有饭吃,抓个小鸡抠个蛋吃。” “逗逗飞,逗逗飞,喜鹊老鸹一大堆。”“摸摸毛儿,吓不着。摸摸耳,吓一会儿。摸摸手,魂儿不走。”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老虎没打到,打到小松鼠,松鼠有几只,一二三四五”《三国武将谣》:“一吕二赵三典韦,四关五马六张飞,七黄八魏九姜维,。”“宝宝胖颠颠,呼呼睡得欢。睡到太阳落,星星出得全,拍拍我的宝贝呀,拍呀拍…….”、《拉大锯》:“ 扯大锯,拉大锯,姥家门口唱大戏,请姑娘,叫外甥,亲家婆你也去,我家杀了个大公鸡,撑死你这个老东西。”“小老鼠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,叫妈妈,妈不在,叽里咕噜滚下来。”“小毛驴,跑得快,一张座子八个菜,叫小二拿酒来,你一盅我一盅,喝醉了耍酒疯。”“太阳出来一片红,你骑马来我骑龙,你骑马来满街走,我骑龙来上江东。”“小老鼠,上灯台,偷油喝,下不来——老鼠老鼠你别急,抱个狸猫来哄你。 ”“ 小小子,坐门墩,哭哭啼啼要媳妇。要媳妇做什么,做裤做褂,做袄做袜,捂脚说话。”“小小子儿,坐门墩儿,哭着叫着要媳妇。要媳妇儿干什么?点灯说话儿,吹灯做伴儿,到明儿早晨梳小辫儿。”“小板凳儿,四条腿儿,我给奶奶嗑瓜子儿。奶奶说我嗑得香,我给奶奶熬鸡汤。奶奶说我没搁油,我给奶奶磕个头。奶奶嫌我嗑的慢,我给奶奶煮鸡蛋。”“毛娃哭,住瓦屋。毛娃笑,坐花轿。毛娃醒,吃油饼。毛娃睡,盖花被。毛娃走,唤花狗,花狗伸着花舌头。“小乌鸦,真混蛋,张开嘴,要吞大雁,问问老雕干不干”。“小蚂蚱,三指长,蹦在路旁,饿了就吃路边草,渴了就喝露水汤,七月八月还好过,下霜就去见阎王。”“小白菜,地里黄,三岁两岁没了娘。”“卖锁来——什么锁?金刚打马琉璃锁。几丈高?我的兵马尽你挑;要哪个?要红英!红英不在家,要你亲哥仨。哥仨不喝酒,要你小花狗。小狗不吃食(儿),要你小叫驴(儿)。叫驴(儿)不拉磨,要你干草垛。干草垛上插枪刀,我的兵马随你挑!”“卖锁来,什么锁,金刚打马琉璃锁,几丈高,万丈高,骑红马,挎大刀。大刀长,宰猪羊,猪羊血,挎老鳖,老鳖不下蛋,滴了嘟噜一大串。”“花大姐,花大姐,没有骨头没有血。”“蚂螂蚂螂你过河,你娶媳妇我打锣。”“撒打撒打虫,七月旱,八月红。”“小耗子,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,急里骨碌滚下来。”“老鹞鹰,嘭嘭飞,飞到东,飞到西,飞到高,飞到低,快快飞到你窝里。”“黑老鸹,尾巴长,娶了媳妇忘了娘。”“小白兔,白又白,两只耳朵竖起来,爱吃萝卜爱吃菜,蹦蹦跳跳真可爱。”“蛤蟆蛤蟆气鼓,一气气到八月十五。八月十五杀猪,气的蛤蟆直哭。”“送瞎送瞎,送到南洼,南洼有鬼,扯瞎大腿。“小大姐,去逛庙,扭达扭达走的俏,回来买个搬不倒。”“小丫蛋儿,上井沿儿,打出溜滑儿,摔屁股蛋儿。”“编花篮,编花篮,花篮里面有小孩,小孩的名字叫什么,叫秀兰,一、二翻过来。”“咣咣,咣咣,粳米干饭炒猪爪儿。爹吃一个妈吃俩,给小崽子留半拉。
 “燕儿燕儿挑花线,剪子股,豆腐块儿,里拐外拐,八仙过海,九十九一百。”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。老虎没看见,单打王八蛋。老虎没打着,单打后脑勺儿。”“一出拳,二出剪,三溜溜,四刀砍,五老八,六刀杀,七刀送你回老家。”
   “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前前后后,拨拉拨拉锤,拨拉拨拉叉,拨拉拨拉一个变成仨,拨拉拨拉四个变成八,单打××大傻瓜。”“核桃核桃车车,里头坐个哥哥。哥哥出来买菜,里头坐个奶奶。奶奶出来烧香,里头坐个姑娘。姑娘出来梳头,里头坐个马猴。马猴出来点灯,烧了鼻子眼睛。”“你拍一,我拍一,黄雀儿落在大门西。你拍二,我拍二,黄雀落在树当间儿。你拍三,我拍三,三三见九九连环。你拍四,我拍四,四个小孩写大字。你拍五,我拍五,五个小孩儿打老虎。你拍六,我拍六,六碗包子六碗肉。你拍七,我拍七,七个小孩撵野鸡。你拍八,我拍八,八个小孩吹喇叭。你拍九,我拍九,九只胳膊九只手。你拍十,我拍十,乔阁老儿(十个小孩)倒骑驴。”“小老王,你听劝,坐火车,上五站,吃粳米,有白面,吃小鱼,稀烂贱,仨大钱,二斤半。““两只老虎,两只老虎,跑得快,跑得快!一个没有尾巴,一个没有脑袋,真奇怪,真奇怪!”“摇呀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叫我好宝宝。糖一包,饼一包,少吃滋味好,多吃肚子疼,吃不完,拿着往家尥。”“一棵树,两个权,一个权上五个芽;摇一摇,开金花,要吃要穿全靠他。这棵树,那里有,原来就是两只手。”“摇呀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叫我好宝宝。糖一包,饼一包,少吃滋味好,多吃肚子疼,吃不完,拿着往家尥。” “一棵树,两个权,一个权上五个芽;摇一摇,开金花,要吃要穿全靠他。这棵树,那里有,原来就是两只手。”“迷楞迷楞摸摸,里面住个哥哥。哥哥出去买菜,里面住个奶奶。奶奶出去烧香,里面住个姑娘。姑娘出去梳头,里面住个老头。老头出去打水,里面住个小鬼。小鬼出去点灯,烧了鼻子眼睛。”“小板凳,四条腿,我给奶奶嗑瓜籽。奶奶说我嗑得香,我给奶奶下面汤。面汤里面搁点油,奶奶吃了直点头。”悠呀悠,悠悠,悠悠宝贝睡觉勒。悠悠~巴布,悠悠宝贝睡觉勒。悠悠悠悠,悠悠宝贝睡觉勒。狼来勒,虎去勒,犸猢跳过墙来勒。

    七、时弊类:《童养媳谣》:“最可叹,风俗差,小小顽童就成家,新郎不过八九岁,娶个媳妇十七八。”“二九的姑娘一三的郎, 擦屎倒尿抱上床,五更半夜要吃奶,巴掌巴掌三巴掌。我是你的妻,不是你的娘。”“说荒唐道荒唐,十八岁的姑娘嫁给七岁的郎。小郎君没有别的病,天天晚上好尿床。头一宿尿了红绫被,二一宿尿了象牙床,三一宿尿了鸳鸯枕,四一宿尿得洞房打飘洋。尿的媳妇没处睡,对着油灯泪两行。搂着郎君把爹娘怨,我是他媳妇还是他娘。”“高楼高,高楼地下种艾蒿,艾蒿底下有个女娇娇。一岁娇,两岁娇,三岁学骑马,四岁动鹊鸟,五岁来人请,六岁到人家…….”《二十坏》:“奸懒馋滑屁,吃喝嫖赌抽。溜舔贴膀顺,坑蒙拐骗偷。”《吸毒》:“鸦片烟,上了瘾,眼发锈,头发紧,儿女不愿问,老婆嫁别人,家产都当尽,死在墙角跟。”“白毛驴,灰耳朵,抽上大烟卖老婆。”《赌博谣》:“一心想赢,两眼熬红,三餐不看,四肢不勤,五业不搞,六亲不顾,七(妻)子不管,八方欠债,九穷一富,十分害人。”“涨大水漫城墙,赌博的光棍卖婆娘。不卖婆娘肚子饿,卖了婆娘进空房,孩子要吃奶,让谁去找他的娘。”“车轱辘菜,马驾辕,老张家姑娘好耍钱。金钱扣,五百六,二两银子没输够。押上大红袄,红袄六挽袖。金豁露,银纽扣,三把两把顺大流。耸拉脑袋走回家,叫他额娘好顿揍。额娘找来亲娘舅,,亲娘舅,卖猪肉。顺手给她一剥刀,咔嚓砍下一块肉。额娘哈腰捡起来,骂了一声败家的妞。“赶快给我滚出门,这块就算离娘肉。也不肥,也不瘦,没有骨头光有肉。从今往后别回家,这回叫你耍个够。”《女儿难》:“黄豆粒圆又圆,养活丫头不值钱。三块豆腐二两酒,送到婆婆家门口,婆婆说,脚又大来脸又丑。”“驴驾辕,马拉套,老娘们当家瞎胡闹。”《光棍难》:“光棍难,光棍难,光棍死了没人埋;光棍苦,光棍苦,衣裳坏了没人补。”“拨灯棍,一寸长,烤干灯碗就月亮。摸灯瞎糊爬上炕,哎呀,这炕怎么扎骨凉。”“哎呀我的妈呀,破鞋露脚丫呀,让妈补一补啊,还能穿两天啊。”《寡妇难》:“一呀更里呀,寡妇走进屋,一进那房门就觉得孤啊。灯也点不亮,孩子还一个劲的哭,怀抱着炭火盆滚下泪珠。”“车轱辘菜,对角开,大娘喝酒二娘筛,三娘过来打奴才。奴才不是白来的,花红小轿娶来的,四两金四两银,四个鼓手把大门。开开匣,花针扎,开开柜,红绫被,开开箱,小靴小鞋一双双。”《土匪谣》:“马贼歌谣:老北风,项青山,还有红局和南边;东兴好把盐滩,久战驾掌寺就是蔡宝山;还有得好和靠天,野龙大龙有一千;老实人,南长天,多加双闸北霸天;东兴东新东边东霸天,打得好,跑得欢,过浑河黑了天;张金生跑得欢,大炮不响怨老天,跑到牛庄急忙把门关;大老纪也算蔫,见了义勇军慌忙把腰弯,叫伙计搬浆子(杀猪),叫堂倌把茶端,跑到天津一去不回还。”“兵剿胡子瞎胡闹,围村庄,放空炮,百姓哭,胡子笑。胡子来了吓一跳,胡子走了不知道,哪个敢睡安生觉。”“若要官,杀人放火受招安;若要富,跟着皇帝卖酒醋。”  “当响马,快乐多,骑着大马把酒喝,搂着女人吃饽饽(乳房)”。“当胡子不发愁,进了租界住高楼;吃大菜,逛窖子,匣枪别在腰后头,花钱好似江流水,真比神仙还自由”。《贪心谣》:“ 终日奔波只为饥,方才一饱便思衣,衣食两般皆俱足,又思娇娥美貌妻, 娶的美妻生下子,又思无田少根基,门前买下田千顷,又思出门无马骑,  厩里买回千匹马,又思无官被人欺,七品县官还嫌小,又思朝中挂紫衣,  一品当朝为宰相,还思山河夺帝基,心满意足为天子,又想长生不老期,  一旦求得长生药,再跟上帝论高低,要问世人心田足,除非南柯一梦西。”《裹足泪》:“小脚一张,眼泪一缸。”“高高山上一堆灰,看个王八驮石碑;王八犯的什么罪,卖烧酒时兑凉水。”“出荷粮,出荷粮,出荷完了精光光,再拿什么养活爹和娘。”“人交能的,狗咬穷的。”  衙门口,向南开,有理无钱别进来。”“ 穷人身上三把刀:租子重、利钱高”“兵匪多如毛;穷人路三条:逃荒、上吊、坐监牢。”“胡子进屯要“烟土”,官兵进屯先派饭;打精米,骂白面,不打不骂小米饭。”“荒沙窝,病魔多,穷人有病别想话,斗米难换一付药,落得拔锅断烟火。”“七月里,开江道,纤绳拉弯纤工腰。一家老少拖船走,日子好象水滔滔。八月里,走江道,纤绳拉弯纤工腰。一家老少难见天,好象罗锅攀山绕。九月里,拉江道,纤绳重来蚊蠓咬。一家老少赤条条,血汗点点染江涛。十月里,跑江道,纤绳拉断纤工腰。一家老少迎风口,又饥又寒苦难熬。”“东家饭,真不善,刷锅水,烫水饭,大豆包,二斤半,吃不饱,还得干。” “二流子,没有脸,一说你白瞪眼,伸着脖子光吃饭,东不管来西不管,抬起头来看看俺,十一二就不懒,再要耍奸不干活,吃饭要夺你饭碗。”“小大姐整十七,再待四年二十一,找个丈夫才十岁。她比丈夫大十一。一天井上去打水,一头高来一头低,不看公婆待我好,定把丈夫推到井底!”“南山顶上草一棵,为人不说俩老婆;说的多了光打仗,打起仗来闹呵呵。有心待把大的打,大的来的年头多;有心待把小的打,抹胭脂擦粉来哄我。大的小的一起打,满家的小孩哭又作。大的小的都不打,街坊邻居笑话我。”“光棍(儿)苦,光棍(儿)苦,衣裳破了没人补;进屋冷膛冷灶,上炕凉被凉铺;闲了没人唠嗑,病了没人搀扶。谁知光棍(儿)苦,谁怜光棍(儿)苦。”“懒蛋子,你象啥?什么活计不想拿。这门出来那门进,说你脑袋一搭拉。这样活着有啥味,撒泡臊尿浸死吧!”“抓劳工下煤坑,住席棚漏雨坑,活计苦把人坑,有病扔进万人坑。”“麻雀乖乖,穿双花鞋。南门坐坐,北门打开。童子年年长,龙门岁岁开。家无读书子,官从何处来。”“曲麻菜,似黄连,没有地,没有田,柜不锁,门不关,拿起扎枪去上山。”“汗如雨,落泪红,伐木工人受苦情;朝天每日伐木头,自个住着破工棚。三伏天,雨涟涟,工棚难得一会干;衣服湿得象水洗,满地蛐蛇蛤蟆窜。冬腊月,雪满天,工棚八面透风寒;一块狍皮盖何处,四肢筛糠心打颤。注:此歌流传于解放前的穆棱伐木场。伐木工人住《伐木歌》:在上不蔽天的工棚里,冬冷夏潮,蚊叮虫咬,多患疥癣,重者患风湿麻木,甚至瘫痪而死亡。”“曲麻菜,开黄花,光棍有钱想成家。打张车票,奔回关里家。东庄相了俩,西庄看了仨,看中姑娘二妮啦。花了大洋一百八,娶了媳妇有了家。”

    八、趣味类:

    《四大红》:“杀猪的盆,庙上的门,大姑娘裤裆,火烧云。”《四大绿》“青草地,西瓜皮,王八盖子,邮电局。”《四大娇》“木匠斧子,瓦匠刀,跑腿子行李,大姑娘腰。《四大黑》:“包文正,呼延庆,锅底灰,侩搿!端拇笥病罚骸懊哦醋臃纾肺涞墓』锏X,铡刀钉。《四大香》:“开河的鱼,下蛋的鸡,回笼觉,二房妻。”《四大白》:“天上雪,地下鹅,大姑娘屁股,亮粉坨。”《四大嫩》:“黄瓜妞,嫩豆角,大姑娘妈妈,小孩鸟。”《四大欢》:“顶水的鱼,顺风的旗,十八的姑娘,大叫驴。”《四样宝》:“蚊子、瞎蠓和小咬,刨锛叨肉树上嚼。”《三大奇》:“棒打獐子瓢舀鱼,野鸡落到饭锅里。”《发财谣》:“兴安岭,发财迷,河里鱼儿,桦树皮儿,山上人参,小黄芪儿。”《三大怪》:“关东山,三大怪,窗户纸,糊在外;十七八的姑娘叼着大烟袋;养活孩子吊起来。」《三件宝》:“关东山,三件宝,人参、貂皮、靰鞡草。”“下雨下雪,冻死老鳖;老鳖告状,冻死和尚。”“守啥人,学啥人,守着巫婆跳大神。”“笑话人,不如人,笑话随后就撵人。”“大毛愣(星星)出来,二毛愣撵,三毛愣出来干瞪眼。”“天上下雪地下滑,自己跌倒自己爬。亲戚朋友拉一把,酒还酒来茶还茶。”《东北大反话》:“大年三十亮晶晶,正月十五黑咕隆咚,天上无云下大雨,树梢不动刮大风,公鸡得了月子病,克朗(公猪)得了产后风。”《东北大玄话》:“冰天雪地种庄稼,白菜能长磨盘大,萝卜能七八,苍蝇踩得房梁响,老牛爬在鸡架上”“拴住男人的心,先栓男人的胃,拴住男人的胃,从小到老一条被。”“大葱蘸大酱,越吃越胖。”“有钱没钱,剃头过年。”“大个门前站,不用打扮也好看。”“一把火,二把火,太阳出来晒晒我。”“大头,大头,下雨不愁,别人打伞,我有大头;背儿头背头,下雨不愁,别人打伞,我有背头。”“跟我学,长白毛。白毛老,吃青草。青草青,长大疔。大疔大,穿白褂。白褂白,今天死了明天埋。”“一斗穷,二斗富,三斗四斗开当铺,五斗六斗背花篓,七斗八斗绕街走,九斗一簸箕,到老稳坐。”《十二月歌谣》:“正月里来正月正,音会老母下天宫,元吉河海把念,安士姑子随后行。二月里来是新春,天龙龙江跳龙门,跳过龙门下大雨,五谷丰登太平春。三月里来三月三,占奎女子把菜挖,出门碰见林根玉,找到永生配姻缘。四月里来四月八,红春婊子上庙耍,合和兔子头引路,后跟汗云老王八。五月里来五月五,青云小姐做媳妇,定打嫁妆陈板柜,定打头面李明珠。六月里来去乘凉,九宫戏子把戏唱,茂林先生去看戏,领着曰宝小徒郎。七月里来七月七,青元本是胡仙执,八山瞎子来算卦,富孙放牛不信之。八月里来八月八,元桂就把猪来杀,我的东家翁有利,万金财主把肉割。九月里来九重阳,天申打柴下山岗,火官背着机关炮,吓坏坤山兽中王。十月里来是立冬,只得必德回家中,二人同心去偷盗,遇见三怀黑狗精。十一月里雪花飘,出门碰见王至高,上招上了能行马,却把吉品吓坏了。十二月里整一年,正顺打渔回家园,并力挑些万担水,光明剃头过新年。“ 一去宁古塔,去一个回来俩。”《看秧歌》:“正月十五闹元宵,秧歌队过来了,小姑就把嫂子叫,俺的对象他来了。不用叫,知道了,抱着孩子往外跑。腿带开,门坎高,一块砖头绊倒了。跌了孩子,扭了腰,孩子哭,狗儿叫,秧歌队,过去了,哎!啥也没看着。”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f37f4140101hel9.html

 

 东北老民谣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

    俏皮话也叫歇后语,是从古代缩脚语发展而来的。缩脚语本是文人搞的文字游戏。例如一个穷书生无酒招待客人,便以水相待并说:“君子之交淡如??”,客人也明白其意,便答:“醉翁之意不在??”两人都把水和酒隐藏起来而相视一笑,心照不宣。缩脚语隐掉的部分,是对原来成语的截取。截取后,前半部分不成语,不知原句的人,根本就不懂是什么意思。俏皮话则不同,前半句是个比喻,有个完整的含意,就是不加解释也可以使人理解。东北是俏皮话之乡。有些俏皮话很富有地方色彩,自然有其生命力。东北人的俏皮话是丰富多彩的,农村百姓更是爱说爱笑,有些俏皮话就是农民从生产和生活中创造出来的,他们张口就来,俯拾皆是。例如:

横垄沟拉磙子——一步一个坎。

扫帚顶门——差(杈)头多。

瘸子打围——坐着喊。

二齿钩挠痒痒——一把硬手。

狗皮袜头子——不分反正。

腰揣一副牌——谁说冲谁来(对爱吵架者的批评讽刺)。

辘轳把底下——正经(井)。

扛椽子进大门——直来直去。

卖不了的秫秸——靠边戳着。

黄皮子(黄鼠狼)给鸡拜年——没安好心。

六碗菜添编花——多余(鱼)。

小牛犊子撵兔子——有劲也使不上。

要饭花子的烟——没准(嘴)。

穷寡妇赶集——没人没钱。

醉鬼走路——东倒西歪。

骑毛驴看唱本——走着瞧。

锅碗的戴眼镜——找茬(碴)。

老蕨菜——伸巴掌(指打人)。

      城里人也爱说俏皮话,有些是富有教育意义的。例如在伪满时期,人民群众中偷偷地流传着一句俏皮话:“满洲国”的旗子——黄面大(迟早要完蛋)。这句俏皮话反映了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铁蹄统治下,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愤恨,盼望着伪满早日完蛋、祖国重见光明的心情。不过,城里人创造的俏皮话常常和成语、谚语有关。例如:

大江放木排——顺流而下。

旗杆上的锡顶子——高高在上。

老儿子娶媳妇——大事完毕。

哑巴吃饺子———肚里有数。

阎王爷贴告示——鬼话连篇。

锯过梁做板凳——大材小用。

老财主卖粮——不卑(背)不亢(扛)。

书蠹虫进书箱——咬文嚼字。

老爷子的破被子——概(盖)有年矣。

包脚布绣花——底子太差。

大脚穿小鞋——不好提拔。

    东北人不但自己创造俏皮话,而且也继承和运用古老的俏皮话丰富口头文学,是些雅俗共赏和耐人寻味的俏皮话。例如:

看三国掉眼泪——替古人担忧。

剃头挑子——一头热乎。

下屯烧饼——穿(串)起来了。

瞎子点灯——白费蜡。

夜猫子进宅——无事不来。

砂锅捣蒜——一槌子买卖。

狗掀帘子——光凭嘴。

奶妈抱孩子——人家的。

土地奶奶喝烟灰——有口神累。

诸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够人。

水银泻地——无孔不入。

冻豆腐当凉菜——真不好办(拌)。

豆腐掉到灰堆里——吹也吹不得,打也打不得。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f6e32fc0100of33.html

 东北老民谣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